君临天下

发布时间: 2018-12-07 来源: 纸杯文章网 栏目: 爱情小说 点击:

一 封后大典那日,李玮站在长生殿外,淡淡地看着上官姒身穿华贵的皇后服饰拾级而上。 明黄色的束腰曳地长裙随着她的前行在红地毯上如水流波动般移动。 石阶两旁号角长鸣,鲜花漫天。 花瓣落在了她的裙角肩头,灿烂无比,衬得她的容颜更加烂漫。 即使全城的牡丹花加起来

君临天下

  一

  封后大典那日,李玮站在长生殿外,淡淡地看着上官姒身穿华贵的皇后服饰拾级而上。

  明黄色的束腰曳地长裙随着她的前行在红地毯上如水流波动般移动。

  石阶两旁号角长鸣,鲜花漫天。

  花瓣落在了她的裙角肩头,灿烂无比,衬得她的容颜更加烂漫。

  即使全城的牡丹花加起来都不及她容颜的一半美艳。

  而在这石阶尽头,有个男人在等她。

  上官姒由宫女搀扶着走上了最后一阶。

  她头上的九尾凤钗微微颤动,精美的妆容配上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晃花了李玮的眼。

  李廷温柔地接过上官姒的手,拉着她在王族百官的注视下进入长生殿。

  今日,她终于成为了他的皇后。

  李玮目光阴邃,眼中是不符年龄的老成。

  这一年,李玮少年十五,上官姒正是桃李年华。

  二

  八年后,皇帝李廷驾崩,享年三十。

  因其死因不明而朝野震惊,后皇位由其弟李玮继承。

  先皇遗孀上官姒,奉李玮圣旨移居偏殿闲仪居。

  名为静养,实为监禁。

 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,宫墙外的桃花长进了殿中。

  李玮拿着奏折,负手而站,望着宛如少女心思的桃花出神。

  心腹太监苏然在一旁轻声说道:“陛下,暗卫来报,刘大人心存异心。”

  他眉目低垂,静静地等候着李玮的回应。

  “心存异心?不就觉得朕这个皇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嘛!既然如此,他没有必要再为朝廷效力了。”

  李玮柔和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冷,语气却又是平静得很。

  苏然自然懂得主子的意思,低声附和。

  说到暗卫,那是李玮十岁时创立的暗杀监察组织,也就是说,从他有独立意识时,便已经对皇位虎视眈眈了。

  三

  李玮登上皇位的半年后,立萧祯为后。

  萧祯乃是丞相萧启和的幼女,在李玮十四岁便嫁与他为妻,夫妻琴瑟和鸣,相敬如宾。

  封后大典上,李玮看着向他款款而来的萧祯时,突然想起八年前上官姒也是穿着同样的服饰走过石阶的。

  仔细想想,他已经两年多没有见过她了。

  即使这样,他也没有想过去见她。

  直到苏然告诉他上官姒自杀未遂,他才去探望这位皇嫂。

  穿过道道宫墙,李玮才来到那偏僻无人问津的闲仪居。

  见到上官姒时,她正靠在床上的软枕上出神,乌黑的头发随意地搭在肩上,脸上无喜无悲。

  即使处境如此落魄,也掩盖不了她的身上清雅高贵。

  屋子里散发着淡淡的不知名香气,李玮记得这种气味,每次上官姒抱他的时候他就会闻到这种味道。

  见到皇帝亲临,屋里的宫女都惊恐地跪了一地。

  李玮屏退左右,坐到了上官姒面前。

  上官姒抬头,目光如水。

  “太医说,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。”

  李玮毫不忌讳地迎上她的目光:“朕知道。”

  听了这句话,上官姒嗤笑。

  他怎么会不知道,她那三个尚未出世的孩子都是他派人送药打掉的啊!

  “恭喜你,终于成就了自己的宏图大业。”

  李玮听出了上官姒话中的讽刺,声音沉了下来:“如果不是你迟迟不肯杀李廷,朕怎么会等上八年之久?”

  对啊!上官姒都快忘了是她自己谋杀了自己的丈夫。

  看着上官姒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,李玮气从中来,他愤怒地抓着上官姒的衣领:“朕告诉你,你的命是朕给的,想死也得朕同意!”

  上官姒闭上了眼睛,从她成为暗卫的那天起,她的命就不再是她的了。

  四

  中秋佳节,按皇家规矩,皇帝必须留宿皇后宫中,以示帝后和睦。

  是夜,萧祯伺候李玮宽衣。

  李玮余光晃见窗外高挂的圆月,不由自主地走到了窗前。

  曾经有一个人在漫天星月的夜空下问他,喜欢明月还是繁星。

  他回答,唯有曦日。

  他胸有大志,不甘落于平凡,哪怕犯下弑兄大罪,也要居于人上。

  “陛下,许久没有和你这样好好说说话了。”

  萧祯从身后抱住了李玮。

  “你答应过臣妾,说君临天下后会好好地陪着臣妾的……可是……”

  成为皇帝后,那三宫六院里的绝色佳人却轻易地拉走了她丈夫的心。

  李玮转身,将萧祯拥入怀中,温柔地安抚她。

  这个女人陪伴了他九年,他怎么会不心疼她呢?

  只是,他曾经用过类似的话欺骗了另一个女人。

  “如果你愿意为了我去接近李廷,就能在我君临天下时成为我身后的女人……”

  “呃!”李玮突然觉得头痛难忍。

  五

  世人这辈子都难逃一个“情”字。

  上官姒原本只是一个乞丐,十五岁那年遇到了十岁的李玮。

  在满脸污垢下,李玮看出了她的绝色容颜,将她收编进了暗卫中。

  李玮志向高远,不为女色所动,一直将上官姒当做棋子,哄骗她去接近已是太子的李廷,伺机谋害。

  每当上官姒怀孕时,他就会暗中派人送去堕胎药。他不可能让她生下李廷的骨肉。

  而先皇无子,也是他让上官姒背地里做的手脚。

  没有直系血脉,他便更有理由继承皇位了。

 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上官姒最后真的爱上了李廷。

  他怒不可遏,三番四次地让上官姒动手,上官姒都无动于衷。

  直到他下了死令,她才动手。

  李廷一死,上官姒也准备自尽,却被(Meiwen.com.cn)救下,关进了闲仪居。

  他终于君临天下,却忘了当初的诺言。

  不过也是,上官姒只是他宏图伟业中的一个棋子,牺牲者。

  六

  深冬,永乐城银装素裹。

  李玮乘龙辇经过华清宫,瞧见远处两个身影缓缓前行,在鹅毛大雪中显得那般单薄。

  他一眼便认出其中一个是上官姒。

  永乐城真大,又是一个两年未见了。

  龙辇所到之处,宫人必跪,先皇遗孀也不另外。

  上官姒衣着单薄,低眉顺眼地跪在雪中,李玮斜睨,她依旧肤白胜雪。

  他一看便知她处境凄凉,他也不知为何,对她总能那般无情。

  “皇上。”

  上官姒的声音轻柔。

  李玮叫停了龙辇。

  “何事?”

  上官姒毫不在乎李玮的冷淡,恭敬地说道:“求皇上放我出宫为先皇守陵。”

  李玮剑眉微蹙,未准。

  “你在朕这里还未发挥最后的价值,我怎么能舍得放你走呢?”

  上官姒平静地望着渐渐远去的龙

#p#副标题#e#

  辇,深陷雪中的膝盖早已没有了知觉。

  这一夜,李玮辗转反侧,最后起身来到了闲仪居。

  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外,没有进去。

  苏然撑着伞为李玮遮去了大雪,却忽略了自己的肩头早已被雪打湿。

  “朕是不是真的很过分?”

  苏然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在皇上心中,若她只是一个暗卫,那她为皇上做什么都是应该的,如果不是……”

  苏然的话只说了一半。

  “在朕这里,她还有其它的作用,至少在她死之前还应该再利用利用。”

  李玮的脚边尽是积雪,转身离去时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脚印。

  苏然回头看了一眼冷清的闲仪居,轻叹了口气。

  七

  雪化之后,与天朝边境相连的小国乌孙派来使臣,提出了和亲。

  然而乌孙国地处北方,物资匮乏,又是以游牧为主,朝中王爷大臣都不愿将自家女儿嫁到那么苦的地方。

  这时,李玮想到了一个人。

  上官姒来到李玮面前时,再一次惊艳了他的眼。

  果真一个倾国之姿,倾城之貌。

  “乌孙国提出和亲,朝中无人愿去,你去可好?”

  上官姒微微一笑:“好。”

  李玮嘴角上扬,起身走到了上官姒面前:“果真是朕的好暗卫。”

  连弑夫她都敢做,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呢?

  李玮突然搂住上官姒的柳腰,暧昧地用嘴唇摩挲她细腻的脸颊,熟悉的香气在鼻尖环绕。

  “可是朕好舍不得。”

  上官姒轻轻地推开李玮:“别人或许会,但是你不会。”

  她早已见识了他的铁石心肠,怎么会再因他的甜言蜜语而动容。

  “真是聪明。”

  李玮笑着从袖中拿出一个瓷瓶。

  “这是瓶毒药,朕要你在成亲的那晚喝下。”

  李玮早就想攻打乌孙国,只是师出无名,才迟迟未有行动。

  但如果和亲之人于成亲当晚暴毙新房的话,他就有了攻打乌孙国的理由。

  天朝兵强马壮,乌孙国必输无疑,这样,他便可以以胜国之姿要求乌孙国成为藩属之国。

  李玮以为上官姒会犹豫,可是她只是淡然一笑,毫无怨怼地接过了毒药。

  “这次以后,我就真的什么都不欠你了。”

  李玮看着上官姒宛如春风的笑,负在身后的手不住地颤抖。

  八

  半月后,上官姒以皇帝义妹的身份成为了和亲公主。

  宫门内,送亲队伍足有万人,金银珠宝更是数不胜数。

  上官姒身着正红色嫁衣,站在嫁车前,美得让人收不回目光。

  她看着来送行的李玮,笑若灿阳。

  “这身嫁衣好看吗?”

  李玮竟有些许的失神,许久才说道:“好看。”

  上官姒心中感叹,她当初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乞丐,最后却成为了皇后、公主。

  这一切都要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。

  她的幸福是他给的,但痛苦也是他给的。

  她的丈夫,她的孩子,他们之间的有着难以磨灭的深仇大恨。

  上官姒附在李玮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本该是陪你君临天下的女人,只是掩盖于阴暗中,别人才瞧不见。”

  说完,她便走上了嫁车。

  李玮不知何时抓住了上官姒的手。

  风扬起了她鲜红的头纱,他仿佛能看见她吐血身亡的场景,那血一定比她身上的嫁衣还要艳上几分。

  上官姒回头,笑容中带了点儿苦涩。

  她嘴唇微动,没有声音。

  李玮却怎么也听不见,看不清。

  指尖抽离,他如鲠在喉。

  最后,送亲队伍浩浩汤汤地出了永乐城。

  九

  当和亲公主暴毙的消息传回皇宫的时候,李玮正在批阅奏折,他听后并不在意,还是和平常一样,批阅完奏折后去皇后宫中用膳。

  直到上官姒头七的那天夜里,李玮像疯了一般在城门附近大喊大叫,衣衫不整,发髻散乱。

  那是他送离上官姒的地方。

  他疯癫着跑上城楼,任凭萧祯和宫女怎么阻拦都不行,而苏然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。

  站在城楼上,他突然安静了下来,只是痴痴的望着远方。

  那天,她走的时候不是这样的。

  阳光正好,打在她笑靥如花的脸上,真美。

  “皇上,回宫吧!”苏然为李玮披上披风。

  李玮回头时已泪流满面。

  她本已母仪天下,却为了他的君临天下放弃所有。

  原来十指连心是真的,因为他想她的时候,连指尖都是痛的。

本文标题: 君临天下
本文地址: https://www.sibutramine-guide.com/xiaoshuo/aiqingxiaoshuo/117928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纸杯文章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我们未曾相爱返回列表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