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聚会谈论工程队年

舅舅和我是让一名干警用三轮摩托车送到化肥厂的。他在厂内有几个熟人,把我安排到一个工人宿舍办理好手续便匆匆离去,留下孤零零的举目无亲一个我。第二天,我被分配到基建车间,实际上就是为刚刚建成的三年的工厂继续搞基建项目,整天摆弄水泥混凝土和沙石。就象现在的农民工盖房子一样。这个工程队大约有三十多个 ...

"五夫三怪"会记

“五夫三怪”,听起来就很险恶。这个世界很有意思,你绝不可以用眼窝子装进去的东西作判断。道貌岸然装腔作势的往往是人渣,肚子里填充的东西恶臭。“五夫三怪”,虽然冠名不雅,眉眼不光鲜,不象魏末晋初的“竹林七贤”,竹林聚会,狂酣 ...

现在比较时尚派对

改革开放以来,生产力发展很快,人们收入增加,全民经商办企业,更使好多人手头有了一部分钱。但这些钱又以另一种形式让那些开发商或者炒房者无形中拿走,如温州炒房团等等,他们一夜之间成为千万亿万富翁。这公平吗合理吗?这几年,胆大者敢贷款者发财了,靠赌一把的人辉煌了,而老实巴脚的大部分人却因住房无着落 ...

派对备注

今年东北的冬天不算寒冷,关健是大雪都过了,一片雪花也没落在地上。白天的温度几乎都是在零上,只有晚上气温才零下几度。这天是周日,早早吃完了饭的王秋霞从老公手里接过一百元钱,放进了炕上的一个小挎包里。她一会要去参加群里的聚会,不过她不能去太早,女儿昨晚上从技校回来,九十点钟才能走,现在还没起床呢。自 ...

记一次师生聚会

昨天参加了下里中学98级部分同学毕业二十周年聚会,借此机会又见到久违的同学们。一周前,陈强同学打来电话邀请我参加他们二十年同学聚会。说实话,我不愿意参加同学聚会这样的活动,看着活动现场那些强势群体的得意洋洋,咄咄逼人,那些弱势个体的沉默寡言,稍有自卑,心里就觉得别扭。陈同学情挚意切一再让 ...

聚会

县城高中75班三十年同学聚会尚未开始,已经有四、五位老同学来在酒店单间的圆桌旁等候,他们热情地寒暄着,气氛热闹而融洽。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悄无声息地进来,向看到他的其他同学摆摆手,示意不要声张。当他蹑手蹑脚走到一位长得精爽干练、干部模样、聊得 ...

初中同学聚会感言

篇一:初中同学聚会感言 星转斗移,日月似梭,我们──当年90届的这群血气方钢的追求各自梦想的小屁孩们,相别已二十载,在这阔别多年的日日夜夜里,我们多想有朝一日能欢聚一堂,共同回忆那在母校度过的三年美好时光。今日,这个愿望终于在我届同学组委会和 ...

二十年后 · 聚会

雨,一直一直在下,因为修铁路,火车差不多每列都晚点,我要乘坐的这一趟也不列外。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,大冬天的,很多人都睡了,路上行人渐少,站在车站门口,看着淅淅沥沥的雨,看着被罩在雨幕和夜幕里失了暖意的街灯,我的心绪有点乱。一别二十年,当年我们这群十几岁的姑娘小伙如今全都人到中年了,再 ...

租个男友参加同学聚会

一身艳丽的小丽挽着男友的手,缓缓推开KTV的大门。 霎时,原本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,纷纷转头望向小丽他们 哇塞!这谁呀这是?花仙子和小王子?班长首先起身调侃道。 呵呵,班长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开玩笑。我是小丽呀,这是我男朋友,阿凯。边说边往阿凯 ...

同学的聚会

临近仲秋,高中时候的老班长回到老家,计划组织一下同学聚会,以怀念20年的同窗之谊。傍晚时分,忙碌完一天的工作之后,匆匆忙忙回到家。稍微梳洗整理了一番,把最近新买的还没穿过的衣服试穿了一下,觉得款式、大小、颜色与中秋时节的气温和氛围差不多,穿在身上还算不错。虽说,多年的老同学都不算外人,但 ...

聚会

这次聚会邀请了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夫妇。班主任杨老师教我们语文,而徐老师是我们的体育老师。说来也是巧合,今年也是两位老师结婚三十周年,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下午5:30我们都准时出现在酒店,见到老师同学大家心里都是欢喜的,相互握手寒暄。三十年大家的变化都很大,曾经的懵懂少年如今都是中年人了。有的 ...

成年后的每次聚会,都请当做是最后一次吧。

上星期的早班机,当我和闺蜜早晨赶到机场的时候屎都还没有从肠子里醒来,我俩坐在星巴克手忙脚乱的喝咖啡。我想起前一天临走时我们在民宿里住两个房间,中间隔着卫生间,我在这边偷偷笑,声音是我认为的最小了,她在那边听到,大声嘲笑我。两个人一唱一和笑了很久,后来我也不知道笑什么,就是觉得,哎哟,在大学时住你 ...

聚会

“我到底穿哪一件衣服呢?”文丽拿起一件白底蓝花的长袖衫在穿衣镜前边比对边喃喃自语道。 下午,在农贸市场卖菜的文丽接到一个声音既陌生却略显熟悉的电话:“文丽同学,下午凌云饭庄二楼宴会厅同学聚会,不见不散。”“我,我,我.......”还没等文丽回过神来,对方的 ...

寒假杂记之聚会

此次聚会早在寒假之前的一个月之内便有人提及,只是考虑到同学们诸事在身,时日难定,更加回复者亦是寥寥,遂意作罢。然在年后的某日有同学来访,皆聚会心切,方找了其他的人,意见也很统一,也便聚了。诚然讲是日天公并不作美,一整天都扬撒着牛毛小雨,虽不猖狂,但极肆虐,然热情压倒一切,在经历了 ...

Top